收藏拍卖


           大观——中国书画珍品之夜·古代”拍卖现场

  嘉德“大观-古代书画”之夜在北京国际饭店会议中心二层拉开帷幕,相比前一晚近现代人书画人山人海的场景,古代书画之夜就略显冷清了。不仅在人气上输给了近现代,在每一件拍品的竞拍上,参与者也多犹豫不决。“大观——中国书画珍品之夜·得天然趣——扬州画派”和“大观——中国书画珍品之夜·古代”两个专场经过两个多小时就结束了。93件拍品总成交3.0665亿元,加上前一晚近现代书画的6.22亿元,这一季的嘉德“大观”夜场总成交近9.3亿元,与2015年秋拍持平,相比2016年春拍的11.1亿元略有下降。

  朱耷《花鸟四条屏》以4370万元成交

  当晚的拍卖,过千万成交的拍品有7件,最贵的一件当属唐寅《行书七古诗卷》,5957万元成交,也创下艺术家个人书法作品拍卖纪录;朱耷《花鸟四条屏》以4370万元成交;曾纡《过访帖》以4025万元成交位列该场第三高价。

  与前一晚的近现代书画火爆相比,古代书画的夜场表现有些差异。作为将古代书画与近现代书画分开拍卖的首次尝试,拍卖结束后,嘉德副总裁、书画总负责郭彤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今晚整体的感受与近现代书画夜场形成强烈的反差,不论是买家的参与度、还是朋友圈的关注度都处于弱势,其实在预展的时候,古画的人气和参与度是很高的,可能是市场没有准备好资金接受这么高估价的拍品;其次由于很多新人进场,他们的经验和成熟度还需要市场磨炼。”

  新老藏家交替的适应期?

  预展期间,国际饭店会议中心三层大厅每天都是熙熙攘攘的人群,正对大门的就是“大观”古代书画的重要拍品展示,不论是《过访帖》、《芍药图》还是陈列在展柜的书法手卷,都散发着迷人的魅力吸引着来观展的藏家以及对艺术感兴趣的各类人群。然而,相比预展时的热闹,当晚的拍卖却显得异常冷清,这是嘉德第一次将近现代和古代书画分为两个晚上进行拍卖,买家们似乎对这样的安排还没能适应。“现在看来,还是不应该拆分为两个晚上进行拍卖,氛围被破坏了。”郭彤表示。

  罗聘《疏影横斜图》以644万元成交

  大观夜场打头阵的是“得天然趣——扬州画派”专场,全场的拍卖就如同始终都不会听话的孩子,买家也始终没能跟上拍卖师的节奏,全场39件总成交17,491,500元,罗聘《疏影横斜图》以644万元成交拔得头筹。分析其原因,扬州画派的作品在市场上出现比较多,对于成熟的藏家而言,作品不足以吸引人,而对于新入门的藏家而言,扬州画派的价格又不是那么便宜,价格及其作品都处于不上不下的尴尬状态 。

  如果说扬州画派是没有选对符合买家口味的拍品,那么“大观——中国书画珍品之夜•古代”专场中,董其昌《书画合璧山水小景》、文征明《行书诗卷》、宋懋晋《荊山水居图》等著录于《中国古代书画图目》中的作品流标,又是为何?

  《中国古代书画图目》是一部集国内现存古代书画作品之大成的图典,八三年中宣部批准文化部组织全国顶级权威谢稚柳、启功、徐邦达、杨仁恺、刘九庵、傅熹年等人组成中国古代书画鉴定组在全国范围进行最权威的公、私藏画鉴定,并编成此图录,每件均附时代、作者、形式、质地、创作年代、尺寸等,多数作品附题跋、钤印等,作品全部原作拍摄。这是古代书画研究必备的工具书,且在其中著录的作品,能流通的越来越少。究其原因,不能排除估价过高的因素,其次从参与的买家群体而言,老面孔变少了。“一方面老的藏家收藏已经成规模、成系列,需要更加顶尖的拍品吸引其注意,其次有一些新人进入古画收藏领域,他们自身的经验和成熟度还需要市场的磨炼,我们也应该根据市场观察提供合理估价的拍品。”

  尽管如此,在当晚的拍卖中,依然有一些成交很热络的拍品。如唐寅《行书七古诗卷》的估价也不低,由于它的稀缺性和精彩度,仍旧受到市场肯定。还有《周毛公鼎 六名家题跋本》引起很多藏家的争夺。“在每一个热点突显的时候,市场是最需要有相应拍品来支撑的,如果拍品吻合,效果就很好。”

唐伯虎最贵书法诞生

  近几年,明代书法是古书画的潮流和热点,此次“大观——中国书画珍品之夜•古代”推出“明代书法专题”,精选15件明人书法,包括唐寅《行书七古诗卷》、祝允明《楷书逢遇篇》、倪元璐《草书洗儿辞》等。

  该专场第一件拍品《陈继儒、娄坚、文震孟、王时敏等手札》以150万起拍,180万落槌,开了个好头。第二件王铎《行书诗文稿》以75万起拍,引起场内买家的争夺,最终以570万元落槌,加上佣金以655.5万元成交。

  唐寅《行书七古诗卷》5957万元成交

  而该专题最受关注的则是唐寅《行书七古诗卷》,以4000万起拍,4200万、4500万、4800万、5000万、5100万、5150万、5180万落槌,最终成交价5957万元,成为迄今为止最贵的唐寅书法作品。从钤印“逃禅仙吏”和所书诗文的内容推测,此件《自书诗卷》是唐寅较晚年之作。唐伯虎一生坎坷,“花前人是去年人,去年身比今年老。明日花开又一枝,明日来看又是谁?明年今日花开否?今日明年谁得知? 面面前斟酒未寒,面未变时心已变。”尽显唐伯虎对其一生的总结和无奈。

  该作品是难得的一件市场和学术公认的唐寅真迹,此卷曾于“文革”期间入藏北京故宫博物院,在80年代国家文物局组织的全国文博单位书画巡回鉴定时,经谢稚柳、启功、徐邦达、刘久庵、杨仁恺等专家一致认可,并选定著录于《中国古代书画图目》第一册故宫博物院藏品部分;八十年代后期作品退回原主。

  祝允明《楷书逢遇篇》724.5万元成交

  该件作品的高价成交恰好说明市场还是需要高、精、尖的作品。此外,祝允明《楷书逢遇篇》和倪元璐《草书洗儿辞》也都有喜人的表现。祝允明《楷书逢遇篇》以200万起拍,600万落槌,加佣金724.5万元成交;倪元璐《草书洗儿辞》以35万起拍,受到现场买家的争夺,经数轮加价后,以360万落槌,加佣金414万元成交。

“洛阳纸贵” 宋元书画创佳绩

  嘉德春拍“大观”夜场,王中军以2.07亿元买下“唐宋八大家”之一曾巩的《局事帖》之后,宋元书画的收藏热度得以提升。而上个月龙美术馆举办的“敏行与迪哲——宋元书画私藏特展”也再次印证了高古书画正成为成熟藏家追逐的热点。此次嘉德秋拍特别推出宋元书画的小专题,其中曾纡《过访帖》和宋人《芍药图》是拍卖前备受媒体以及藏家所关注的热门拍品,在拍卖预展上,这两件也是迎接参观者最多的作品。

  宋人《芍药图》2070万元成交

  宋人《芍药图》以1200万起拍,1800万落槌,加佣金2070万元成交。这件作品著录于《石渠宝笈初编》的《宋元纨扇册》中,《石渠》标明其为册中第八幅。这幅宋人绢本团扇初为明早期黔宁王府收藏。黔宁王是明太祖朱元璋的义子沐英的封号,其子沐昂及沐昂孙沐璘都好收藏,特别爱好宋人团扇及斗方。清乾隆时贮存重华宫,裱边有乾隆皇帝四方印章。

  曾纡《过访帖》以4025万元成交

  曾纡《过访帖》以2500万起拍,经过几轮竞价后以3500万落槌,加佣金以4025万元成交。曾纡是曾巩之侄,《过访帖》北宋纸本,行草书十行,是曾纡写给允直知县七哥的一封信,这件作品与曾巩的《局事帖》同在1996年纽约佳士得释出,经南宋“珍绘堂”、清人钱泳、民国张珩、张文  魁收藏。元代佚名《竹雀图》也以1380万成交。

  金石碑帖再创佳绩

  嘉德在2015年秋拍“大观”专场首次开辟《常州王有林藏碑帖》专题,12件拍品总成交1743.4万元,成交率 91%,其中,《宋拓唐九成宫醴泉铭》更是以862.5万元成交。这场拍卖也重新带动了金石碑帖的学术以及市场热度,西泠印社、朵云轩等陆续推出碑帖相关书籍。其中西泠印社出版的一本专门讲私人收藏拓片的书《老虎来了》在收藏圈极为热销。可见清代金石碑帖学的热度在当今也在渐渐恢复。

  清晚期拓本《周毛公鼎 六名家题跋本》以1138.5万元成交

  本季拍卖,嘉德再推出金石碑帖专题,共计13件碑帖作品,其中,清晚期拓本《周毛公鼎 六名家题跋本》以140万起拍,即刻引起场内买家的激烈争夺,经过数分钟之后,以990万落槌,加佣金以1138.5万元成交。该鼎于清道光二十三年(1843)陕西宝鸡岐山出土,清咸丰二年(1852)为陈介祺所得,又归两江总督端方所有,后辗转归叶恭绰。叶家因生活所困,将此鼎押给银行,由巨贾陈永仁、陈利仁出资赎出,于民国三十五年(1946)陈氏献呈国府,现藏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此为吴隐旧藏陈介祺监拓本,有吴昌硕、张祖翼、陆恢、吴臧龛、褚德彝、王国维跋语。

  “秦始皇二十六年 始皇诏十六斤铜权”724.5万元成交

  “秦始皇二十六年 始皇诏十六斤铜权”以220万起拍,最终以724.5万元成交。目前可查到的始皇二十六年十六斤铜诏权存世仅四例,其一原为罗振玉旧藏,现藏中国国家博物馆,重4185克;其二亦为罗振玉旧藏,现藏旅顺博物馆,重4020.96克;其三为端方旧藏,亦经罗振玉递藏,现藏吉林大学历史系,重4175克。该件也是端方旧藏,亦经罗振玉递藏。

                                                                                         编辑:李晓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企业位置
联系我们:
>>>>>>>>>
客服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